&ldquo

&ldquo

2016-10-28 02:07

原题目:有针对性改造特殊服刑人员

“因为患病,每到春夏季节,我会习惯性地胆怯,是你们让我重新感触到生涯的美妙。”未几前,刚从安徽省白湖监狱管理分局沐集监区结核病痊愈分监区刑满释放的服刑人员周某,临走时对在服刑期间精心照料他的监狱民警逐一鞠躬致谢。

看着匆匆走远的周某,曾经因周某咳血不止而同车陪护连夜将其转至合肥救治的民警许争鸣,心里不禁一阵酸楚:那次因为他陪护存在传染性的病重服刑人员来合肥就医,女儿谢绝了他探望外孙的请求。然而,每每看到监区里90余名像周某这样的服刑人员重新鼓起了生活的勇气,乐观地走出监狱,许争鸣都会感到一种快慰。

像白湖监狱这样为各类结核病犯设立的专门监区,在安徽省监狱系统的各个监狱里还有很多种。安徽省司法厅厅长洪禹候说,各个监狱依据押犯情形设立顽危犯、限减犯、艾滋病犯、精神病犯、老残犯等专管监区,可能掌握住这些特殊服刑人员特色,履行有针对性地教导改造,很好地保护了监管平安秩序,晋升了教育改造品质。

“警医卫”守护服刑人员健康

与白湖监狱相似,安徽省各个监狱除了设立传统上的老残犯监区外,一些监狱进一步对老残犯进行细分,设立了沾染病、精神病等专管监区。安徽省女子监狱第十监区就是一群特别的服刑人员——精神病犯。

素雅的小碎花床饰、英俊的墙饰,十多少尾美丽的金鱼自由地在运动室的鱼缸里游来游去&hellip,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跟内容未经本站证实;…走进女子监狱第十监区,整齐的监舍给人以温馨的感到。监区教诲员黄劲风说,这样的环境有助于稳固这类服刑职员的情感,然而,对毫不会以为本人是精力病的服刑人员来说,改革起来可不是一件轻易的事。

面对这些时常会发生、情绪不稳定且有危险性的服刑人员,监区民警们既是管教又当监护,采用“一把钥匙开一把心锁”的措施进行个案矫治,让一些患有不同类型精神病的服刑人员得到有效矫治跟管控,辅助他们恢复健康人格和自我把持力。

与各监狱可以设立患有精神疾病服刑人员专管监区不同,对于像艾滋病这类服刑人员,安徽省监狱系统采取的是全省集中监管的方法,同一由安徽省淝河监狱集中监管。淝河监狱第二监区以集中收治艾滋病犯、重关键核病犯、重症肝炎病犯为主,常住病犯达120人以上。据统计,该监区组建10余年来已累计关押艾滋病犯人270名。

这个监区的危险性可想而知。

“说不怕那是谎话。”监区民警谢伟回忆起来还有些后怕:服刑人员蔡某不仅是艾滋病患者,还有丙肝,一天晚上蔡某忽然吐血,在挽救进程中,蔡某一口血喷了过来,谢伟让了一下,可头上和脸上仍是被喷到了血。“后来我连吃一个多月的药,检讨了两次不问题,悬着的心才放下来。”

而像这种情况并不仅是谢伟一个人碰到过,监区的很多民警都有着同样的阅历。但是,民警们扛了过来。

“这些服刑人员会有‘不要管我,我的刑期比生命都长’的心态,认为自己难以活着出狱,索性自强不息。”民警们说,这会诱发危险,只有通过教育改造让他们对生活充斥愿望,才干管控危险,维护安全。那么,对服刑人员开展谈话、破解心理阻碍、发展情势多样的帮教、制定科学有效的医治计划等,就要付出更多的精神。

“每一个生命都是值得尊敬的,哪怕亲人废弃了他们,咱们也有责任让他们有活下去的信念和勇气,让他们即便在性命的最后一刻也能感想到尊严。”淝河监狱党委书记、政委周继庆说,这群“铁窗内白衣天使”有人叫他们“警医卫”,在抢救服刑人员的生命价值过程中诠释了监狱国民警察的责任与价值。

监狱“读心人”真感情化“顽石”

“你藏这一对玩偶是干什么的?”安徽蚌埠监狱死缓限减监区副教导员朱立如从服刑人员张某处发现用于心理咨询道具“玩偶”。

“没有什么,就是感到好玩。”张某不动声色地说。

“这上面写的是你的名字吗?”朱教指着一个长得较丑的“玩偶”,微笑地问道。

“我认为这两个玩偶像是夫妻两个,我把这个当成了我,那个当成了我老婆。”张某罗唆说了瞎话。

“我这一进来,还不知什么时候可以出去。我怕,怕老婆会分开我……”张某已不再那么淡定。

本来是担忧被年青的妻子摈弃。读懂了张某的心,朱立如拿出他的“解药”:经由监狱与当地和谐,张某孩子上学识题解决了;监狱阳光救助审批下来了;张某的妻子要来探监。

这是朱立如一个月之内第三次与曾五次打算自残的张某谈话。

“我今后一定好好改造!”看着张某流下了悔恨的泪水,朱立如看到一个心灰意冷的服刑人员重新燃起了新生的生机。

蚌埠监狱限制减刑监区是安徽省唯一一家集中关押死缓限制减刑犯的监管试点单位,有押犯近200人。由于限制减刑,这部分罪犯罪重刑长,改造难度显著高于普通刑事罪犯,相称一部分服刑人员是顽危犯,被形象地称为“顽石”。

为了有效改造这部分特殊罪犯,蚌埠监狱配备精干警力,专门“订制”管教制度,一线民警严管细教,善于“攻心”。服刑人员王某说,限减监区的民警都是“读心大师”, 情绪波动、饭量增减、一个微表情或不经意的举动,民警们都能读懂服刑人员的内心世界。

安徽省监狱体系除了举行民警改造顽危犯胜利案例竞赛,一些监狱开端设立顽危犯监管监区,在有针对性改造顽危犯的同时,也最大可能地减小了顽危犯对其余服刑人员的影响。

马鞍山监狱的顽危犯监区成破时光不长,但从这里“毕业”的顽危犯却是毕业率高、重复率低,而且从这里“毕业”的顽危犯良多还成了改造踊跃分子。

准确到每半小时的作息活动表高高贴在墙上,施展惩戒作用的狭窄的禁闭室能够通过监控一览无遗,随处可见的监控探头似乎时时在盯着你……

为彻底断了顽危犯抗衡改造的幸运心理,安徽一些监狱的顽危犯专管监区都制订了严厉的监管轨制、周密的矫治流程,通过强化练习,赞助顽危犯开释负面情绪,恢复心理均衡,转变罪犯思维意识,入轨畸形监管改造途径。

民警“保姆”是老残犯的港湾

“监狱民警对我比家人还要好,真是不敢设想!”72岁的安徽巢湖监狱十四监区服刑人员黄某见到记者就嚷开了:我生病监外就医,是民警抬我上高低下,手术后是民警一夜分歧眼陪护到天亮,我自己却是一觉睡到天亮……

黄某是巢湖监狱老残犯监区众多老残犯服刑人员之一,他的评估代表了老残犯们的心声。这些老残服刑人员生病多是民警陪护操持。

监区长孙磊说,监区目前关押着100余名服刑人员,其中年纪超过65岁的有31人,肢体残疾的19人,患有各种疾病的多达66人。去年里仅狱内病院门诊看病的服刑人员就多达2318人次,还有很到服刑人员到监外的社会医院就诊外。监区只有14名民警,往往是连轴转,常常回不了家,探访父母更少。

“自己父母生病住院往往不能到床前尽孝,服刑人员生病取药看护却一步少不了。”曾经用手为服刑人员排便的副监区长舒晓东说。俗话说,“久病床前无孝子”,更何况是面对非亲非故的戴罪之人,但是,民警们没有怨言,这是责任使然。

老弱病残监区是监狱里传统的特俗监区。这些老残犯体弱多病,很少有家人看望,有的合乎保外就医前提,却因为家里起因不能办理保外就医。恰是由于民警们的关爱,才让这些老残犯服刑人员的暮年有暖和、有颜色。管教民警就是这些老残犯服刑人员的保险港湾。

“爱是最好的良药,就是坚守在特俗监区监管岗位上宽大民警忘我的关爱,让服刑人员感触到了党和政府的关心,走上了积极改造的道路。”安徽省司法厅副厅长、监狱治理局局长夏训发说,迷信严格文化执法是每一位民警一直积极摸索改造“特殊人群”的新理念和新方式,力求帮助越来越多的“特殊人员”走上新活路。

监狱“读心人”真情感召“顽石”

“你藏这一对玩偶是干什么的?”安徽蚌埠监狱逝世缓限减监区副教导员朱立如从服刑人员张某处发明用于心理征询道具“玩偶”。

“没有什么,就是觉得好玩。”张某若无其事地答复。

“这上面写的是你的名字吗?”朱立如指着一个长得较丑的“玩偶”,微笑地问道。

“我觉得这两个玩偶像是夫妻两个,我把这个当成了我,那个当成了我老婆。”张某索性说了真话。

“我这一进来,还不知什么时候能够出去。我怕,怕老婆会离开我……&rdquo,506666com王中王;张某已不再那么淡定。

原来是担心被年轻的妻子抛弃。读懂了张某的心,朱立如拿出他的“解药”:经过监狱与当地调和,张某孩子上知识题解决了;监狱阳光救助审批下来了;张某的妻子要来探监。

这是朱立如一个月之内第三次与曾五次妄图自杀的张某谈话。

“我今后必定好好改造!”看着张某流下懊悔的泪水,朱立如觉得一个意气消沉的服刑人员从新燃起了新生的盼望。

蚌埠监狱制约减刑监区是安徽省独一一家集中关押死缓限制减刑犯的监管试点单位,有押犯近200人。因为限度减刑,这部门罪犯法重刑长,改造难度显明高于一般刑事罪犯,相称一局部服刑人员是顽危犯,被形象地称为“顽石”。

为了有效改造这部分特殊罪犯,蚌埠监狱装备精悍警力,专门“订制”管教制度,一线民警严管细教,擅长“攻心”。服刑人员王某说,限减监区的民警都是“读心巨匠”,情绪稳定、饭量增减、一个微表情或不经意的举措,民警们都能读懂服刑人员的心坎世界。

安徽省监狱系统除了举办民警改造顽危犯成功案例比赛,一些监狱开始设立顽危犯监管监区,在有针对性改造顽危犯的同时,也最大可能地减小了顽危犯对其他服刑人员的影响。

马鞍山监狱的顽危犯监区成立时间不长,但从这里“毕业”的顽危犯却是毕业率高、反复率低,而且从这里“毕业”的顽危犯许多还成了改造积极分子。

精确到每半小时的作息活动表高高贴在墙上,发挥惩戒作用的狭小的禁闭室可以通过监控和盘托出,随处可见的监控探头好像时时在盯着你……

为彻底断了顽危犯反抗改造的侥幸心理,安徽一些监狱的顽危犯专管监区都制定了严格的监管制度、严密的矫治流程,通过强化训练,帮助顽危犯释放负面情绪,恢复心理平衡,改变思惟认识,入轨正常监管改造道路。

民警“保姆”是老残犯的港湾

“监狱民警对我比家人还要好,真是不敢想象!”72岁的安徽巢湖监狱十四监区服刑人员黄某见到记者就嚷开了:我生病监外就医,是民警抬我上上下下,手术后是民警一夜不合眼陪护,我自己却一觉睡到天亮……

黄某是巢湖监狱老残犯监区众多老残服刑人员之一,他的评价代表了老残犯们的心声。这些老残服刑人员生病多是民警陪护料理。

监区长孙磊说,监区目前关押着100余名服刑人员,其中春秋超过65岁的有31人,肢体残疾的19人,患有各种疾病的多达66人。去年仅在狱内医院门诊看病的服刑人员就多达2318人次,还有很多服刑人员到监外的社会医院就诊。监区只有14名民警,往往是连轴转,时常回不了家,看望父母更少。

“自己父母生病住院往往不能到床前尽孝,服刑人员生病取药看护却一步少不了。”曾经用手为服刑人员排便的副监区长舒晓东说。俗话说,“久病床前无逆子”,更何况是面对非亲非故的戴罪之人,然而,民警们没有牢骚,这是义务使然。

老弱病残监区是监狱里传统的特殊监区。这些老残犯体弱多病,很少有家人探望,有的契合保外就医条件,却由于家里原因不能办理保外就医。正是因为民警们的关爱,才让这些老残服刑人员的晚年有温暖、有色彩。管教民警就是这些老残服刑人员的安全港湾。

“爱是最好的良药,正是坚守在特殊监区监管岗位上广大民警无私的关爱,让服刑人员感受到了党和政府的关怀,走上了积极改造的道路。”安徽省司法厅副厅长、监狱管理局局长夏训发说,科学严格文明执法是每一位民警不断积极探索改造“特殊人群”的新理念和新办法,力求帮助越来越多的“特殊人员”走上新生路。